前南方周末评论员创业曾被20家投资机构拒绝如今项目估值3亿元

丢狼哥 by:丢狼哥 分类:黑茶 时间:2019/01/12 阅读:71 评论:0

  2015年冬天,40岁的卢丰在湖南长沙街边吃着便宜的湖南大碗菜。他一边吃饭,一边思索一个问题:云门App还能不能做下去?

  卢丰脑海里的云门App是一款智能开锁软件。只要用户在小区原有门禁旁加装一个硬件产品,通过手机里的云门App,就可与硬件蓝牙连接实现开门,不妨碍原有门禁系统和门禁卡的使用,软硬件安装使用全部免费。

  为了计划中的商业模式,他们还想过用内容来增加用户粘合度。他们在云门App里开通了社区动态、社区活动、社区拼车等板块功能。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套打法与WiFi万能钥匙很像,先做工具,再做内容,最后让“内容+”的商业模式生根发芽。

  “把社区居民的门锁变成一个流量入口,让他们享受方便快捷的智慧社区生活。”卢丰说。

  卢丰的大本营在广东广州,2015年去长沙,主要是为了做线下推广,增加用户,谋求新的成长空间。因为,在去长沙之前,云门项目在广州遭遇了巨大的“袭击”。

  “我们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广州本土的几个大型房地产商,想要获得他们的支持,他们觉得很好,我们聊得也很好,有合作意向。”卢丰说,房地产商手里有巨额的房产资源,一旦撬开他们的大门,云门项目就可以迅速占领市场,验证商业模式。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当云门项目被房地产公司的产品经理推荐到房地产公司决策层时,卢丰心里的算盘就黄了。

  房地产公司决策层觉得他们自己也可以做与云门类似的项目,没必要与卢丰一起合作。

  不过,房地产商决策层还是给了他们一条“生路”:做房地产公司的智能门锁供应商,且成为房地产公司的一部分。

  “这不是我们想做的”,卢丰说,他们想独立于房地产商,打造出自己的品牌。广州的房地产行业由几家国内顶级地产集团垄断,既然卢丰拒绝了他们,也就意味着,他们无法在广州拓展市场。

  于是,卢丰从广州带了十几个人的团队进驻长沙,想要与长沙当地的一些中小型房地产商合作。“他们没有这方面的技术和理念,我们能够帮他们搞定。”抱着这样的心态,卢丰准备在湘江之地撕开一块智能锁市场的口子。

  在长沙的日子不算长,市场很难突破,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们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吃完饭后,卢丰回到在长沙租赁的公寓里,开始进一步思考云门项目到底行不行。他一个人在凌乱的房子里写写画画了许久。最后,他给远在广州大本营驻扎的合伙人李铁打电话,“我们趁还有团队,赶紧换一个项目”。

  李铁曾任《南方周末》首席评论员、《财经天下周刊》副主编,在微博上拥有百万粉丝,是一个老媒体人。2015年国内出现创业热潮,他在那股热潮下,从《财经天下周刊》离职创业的。他和卢丰是好友,他任云门项目创始人和CEO,卢丰任总经理。

  他们在电话里分析,他们从媒体行业跨到智能锁市场,是用自己的短板去和别人的长处抗衡,这个战术不对。最后,卢丰打道回府,找李铁商量新的对策和出路。这也意味着,云门项目彻底失败了。

  “到处都是红海,被逼急了,我甚至想到一个宗教项目,打造一个App,给佛家弟子和佛家信徒来一场互联网+的朝拜革命。”卢丰说,只要你想拜佛,打开手机就可以拜,想转佛珠,打开手机就有一个模拟的佛珠给你转。

  “互联网+”在2015年特别火,全国上下都在鼓吹这个概念。李铁拍着大腿说:“TMD,不管行不行,就你这种精神,我们一定能成事。”

  卢丰立马做了一个demo。卢丰把这个想法告诉他的两位朋友,那两位朋友带着他从广州驱车到30公里外的广东佛山宝林寺拜访高僧,想听听高僧对“互联网+佛教”这个项目的意见。

  面对着高僧,卢丰把他的想法都说出来了,所有人就等着高僧发表高见。高僧间隔了一会儿,很婉转地说道:“我们出家人不懂你们的新科技,只觉得佛教是传统,互联网是新潮,两者好像有天然的冲突。”

  他们在广州市偏南边的番禺区租了栋别墅用来办公。某天下午,在别墅外,李铁要开车回家,车已经启动,方向盘已经打死。卢丰突然喊住李铁,李铁打开车窗。

  “我们做商品排行榜吧!”这是卢丰忽然间想到的一个点子,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想出这么一招来。

  李铁愣了一下,眼睛里有点泛光,扭过头看着卢丰,他们就用那个奇怪的姿势聊了几分钟。

  在晚上的细聊时间里,李铁和卢丰决定做消费品排行榜,用排行榜的形式呈现居民日用消费生活,载体是一个App。

  做这件事不求快,只求稳。他们选择用媒体人最擅长的方法去做。“有点类似于做深度新闻报道,采用了传统的新闻调查方法,确定选题、搜索信息、采访相关专家、数据分析、撰稿写作到最后的文章呈现。”李铁说,这个方法看起来很笨,但是很有用,他们作者写出来的文章,能够保证内容质量的合格度。

  可是,在卢丰和李铁的心里,商品排行榜在他们那里还只是一个概念,没有明晰且可直接复制的路径往下走。要验证他们的想法,需要一大笔钱支撑他们走下去。“我们不是线性打法,一边成长一边赚钱;我们是先占领一块市场,做好产品,拿下用户后,才考虑赚钱。”李铁说。

  不久后,他们又与国内一家办公地点在北京的头部新媒体公司的创始人刘靖在广州见了面。刘靖和他们聊得很愉快,对他们的想法表示认可,刘靖初步决定投资他们。不过,最后的决定要等刘靖回北京征询公司其他人的意见,才能给出最终的答案。

  “原本廖总想用另一个基金进行投资,合伙人不同意,最后就用了君盛投了我们800万。”李铁说。

  2017年的一天,李铁在微博上忽然收到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的私信,罗永浩说,他在锤子应用商店上看到盖得排行,觉得很好,想和李铁聊聊。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www.diulang.net/d941.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