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马古道上最后的集市--沙溪(附交通景点攻略)

丢狼哥 by:丢狼哥 分类:白茶 时间:2019/08/22 阅读:15 评论:0

  沙溪,正是因为其身为滇藏茶马古道的重要陆路码头,加之石宝山石窟开凿以及周边盐井的开采而逐渐发展起来的经贸发达,文化繁荣的重镇。沙溪2001年10月,寺登街以“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古集市”与长城等古建筑一起,列入世界纪念性建筑保护基金会“值得关注的101个世界濒危建筑遗产”名录。

  “茶马古道”,总是在书本中听到这个名字,一直以来,却对它不甚了解。这一趟的云南行,从大理到沙溪再到丽江,正好就是沿着茶马古道的线路走的。西藏,由于其特殊的地理气候,饮食以糌粑、牛羊肉、奶酪为主,这些食物多燥热,且蛋白质和脂肪含量过高,在人体内不易分解。而茶叶中的茶碱、咖啡碱和鞣酸等成分对食物消化非常有作用,同时又能防止燥热,因而,藏民养成了饮茶的习惯,然而藏区并不产茶 ,于是,他们迫切的需要得到外来的茶叶。据茶马古道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介绍,在藏人喝茶之前,平均寿命只有40岁,喝茶后,寿命可以增长到六七十岁甚至更长。在唐代,从长安到西藏,开通了一条官方的运茶路线,后由于发现四川产茶,就开通了一条从四川运往藏区的官方路线,这条路线走向相同。后来唐朝与吐蕃交恶,官方的运茶线路即被关闭。而藏区饮茶之风已成气候,茶叶仍是急需物品,于是,利益的驱使下,有些人便铤而走险,用脚踩出了这条“茶马古道”,今天的214国道便是沿着这条古道建起来并延伸的。顾名思义,在这条古道上,是依靠马帮,交易物品主要是川滇的茶叶和藏区的牛羊马药材(沿路盐井的开采同时造就了一条盐马古道,走向与茶马古道重合),于是“茶马古道”这个名字便应运而生。“路线南起西双版纳、思茅,经大理、丽江、迪庆至拉萨,以今天公路里程计长达2800公里,若以古驿道计,则路线多个马站”,第一次马帮运茶走了三年,之后一般为3个多月。(路线可见下图,摄于束河古镇茶马古道博物馆)这条路刚好地处第一阶梯与第二阶梯交界地带,地形复杂变化,横断山脉将大地切割分裂,澜沧江、怒江、金沙江、大渡河在这里奔腾流过,甚至有些地方至今仍需要用到渡江滑索,可想而知,当年的马帮行走有多么的艰辛。有些踩出来的道路极其狭窄,只能容许一人走过,如果碰到对方来人,只能强者胜出,弱者即被推入滚滚江水之中,后来马帮发明马铃铛挂在马脖子上,遇到这种地形就提前摇铃警示。一路上,还会遇到官府盘查甚至强盗打劫,可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却硬是走出了一条茶马古道,并且延续至今。大理丽江古城的发展亦是得益于茶马古道的发展,所谓“四方街”,正是旧时商品交易的场所。

  在大理古城的对面,214国道上,顺利搭上开往剑川的班车,历时3个多个小时,终于抵达剑川,再从剑川客运站坐上小巴,再走一个小时的盘山才能够到达沙溪。214国道没有经过沙溪,反而是它的幸运,古镇的整体建筑得以保留,且相对不易到达的地理位置至少挡住了一些不是那么诚心拜访的游客。

  小巴在古镇外的停车场停下,2个背着大包的外国人捧着一本厚厚的Lonely Planet China向我询问马圈46青旅的位置,再看到我手中的Lonely Planet云南,大家会心一笑。我并没有选择住在古镇里面,而是选择了镇外的沙溪印迹,白族人阿茂开的青年客栈。如今的沙溪,出于建筑保护等原因,古镇内的居民大多搬了出来,而一直延续至今的周五集市也从四方街搬到了镇外。放好行李,接着就往古镇里去,当然首先,是得好好的犒劳一下早已经饥肠辘辘的肚子了。镇外街上的龙凤瑞英清真饭馆的红烧牛肉,牛头蹄带皮火锅非常带劲儿,之后的两天,硬是把她家的招牌吃了个遍。饿的时候感觉能吞头牛,半筋半肉的红烧牛肉太下饭,平时只吃一小碗米饭的我竟能把这一大海碗的米饭吞下。老板娘是已经在沙溪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本地人,见证了沙溪的变化,2001年沙溪寺登街被评为世界濒危建筑遗产后,在瑞士联邦理工学院的帮助下,沙溪在古集市修复、古村落的保护与开发、发展生态与地方文化保护都取得了不俗的成果,所有的建筑完全按照原貌进行修复。同时也打响了旅游的知名度,如今在沙溪,甚至经常可以见到老外。一方面,旅游的发展是好的,拉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确实是以前所不能比拟的,可同时,旅游的发展却又无可避免的走向商业化,丽江、大理,又或是诸如周庄、西塘之类的江南水乡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有人说,沙溪即将成为下一个丽江或大理,我把这句话讲给老板娘听,她也只能苦笑,但谁不希望生活可以更好呢?当我走在丽江束河古镇的街上,看到很多穿着传统服饰的纳西族老人沿街卖着水果,我的心里是五味杂陈的,这还是她们曾经生活的家园么?她们眼看着自己的家乡被打造成旅游观光地,各种商店琳琅满目,游客接踵而至,恐怕只有一种特别的苦涩吧..老板娘拿出手绘地图向我介绍沙溪,告诉我日落和日出时分的玉津桥是最美的,于是,玉津桥便成了我到沙溪探访的第一个点。

  顺着石阶走进镇里,一条石板路垂直敞开,这便是寺登街了。临街的建筑已承租给店铺酒肆与客栈,斑驳的白墙上依旧刻画着时代的印迹。沿着石板路,地势逐渐降低,流水淙淙而过,悦耳的水声敲打着耳畔,靠着水边,一些手艺人和摊贩守着自己的摊位,孩子们靠着矮凳写着作业,陆陆续续身边也经过一些旅人,大家只是安静地行走着。

  沿着寺登街石板主路,可以转进一个个小巷子。在沙溪,几乎所有建筑的墙体部分都是这种红褐色的土墙所堆砌而成,表面并不是那么平整,用手一抹,甚至还会带些红褐色的土沙下来。

  在狭长巷道的尽头,便是寺登街的商贸中心—四方街,正中坐落着古戏台和兴教寺,两者遥相呼应,将街平分为南北两半。诚如上文所介绍,四方街就是旧时商品交易的场所,四方街和古镇的巷道相通,可以延伸到四面八方。临街、临巷的房子开成商铺,主要用来做生意或出租给别人,后面的房子和院落开成马店,供南来北往的马帮、客商住宿、存货、存放马匹。在沙溪,整个四方街周围及三条古巷道两旁均是这种商业布局而且基本上完整无损地保存下来,成为茶马古道集市幸存下来的惟一集镇。以前每隔三天就有一个街市,热闹非凡,各地来的马帮在街天前一天下午就陆陆续续通过巷道来到古街投店住宿。而四方街上坐落的古戏台则会在街前天下午就开始洞经古乐、白族霸王鞭舞、民歌表演,表演通宵达旦,持续两天,本地人称之为“两宵两天戏”。(据百度百科”沙溪古镇“)古戏台建于清代,是三层楼魁星阁带戏台的结构(白族人有拜魁星的风俗,之后骑行附近的白族村落,都能看到不同样式的魁星阁),前为戏台,后为高阁,正对着兴教寺,是古镇最具代表性的建筑物。直至今日,古戏台仍然延续着沙溪传承几百年的故事,逢年过节,依旧延续着白族传统戏曲和舞蹈。如今的四方街,完完全全保留着曾经的风貌,临街的商铺成了青年旅舍,饮品店、小酒吧和小商店,两株古槐树依然傲立,注视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快步穿过巷道,走下高高的石阶,径直来到玉津桥边,只一瞬间,就被眼前的画面惊叹到了。这是一整块长绵的画布,各种色彩在上面恣意地泼洒。淡蓝色的天空上点缀着一朵朵松松散散的云,远处连绵不断的山脉下散布着几个小小的村落,视线回拉,对岸只是零星的几颗青树散漫地分布着,远山,树木,蓝天,白云投影于黑惠江上,江水缓缓流动,此时,它只如温柔的小溪,不徐不疾。水面上有几处浅滩,成为了鸭子们休憩的场所,拍打着翅膀,啄食嬉闹。再远一些的浅滩更大一些,成了牧马人放牧的天堂。视线往右,玉津桥,横卧于黑惠江上,桥身茅草丛生。目光所及,无不让我沉醉,我想,我就是在那一刻爱上沙溪的。几百年来,玉津桥几经战火洗礼,1931年复已重修,是世代的沙溪人田间劳作外出经商的必经之路。桥面上有些坑洼,磨得泛着青光的石板,没有石阶全部都是平缓的石头堆砌而成,这正是为了方便马帮在桥上行走。

  我寻了一处岸边,席地而坐,静静地欣赏着这一切,只是这样坐着,看着,心里却十分的满足。从包里掏出一张明信片,写给远方的朋友,这里有多美。我努力的把这一切描述下来,甚至还想配上图画,但拙劣的图画怎么都无法将我所见所想表达出来,也许只能来到这里才能深切体会。取出一枚邮票,沾了沾地上的水,却惊奇的发现,沙溪所特有的红砂石板的颜色竟然到了邮票上,也好,将这里的泥土气息都蕴藏于这方寸寄出岂不更是美妙?

  慢慢往回走,却看到了刚在巷口休憩的小羊们,原来这就是它们的主人,和主人交谈了几句,这些小羊不是单纯的宠物了,仿佛就如同孩子一般,招呼着小羊的名字,采摘叶子喂着它们,生活就是这样的简单。听口音,非常标准的普通话,我想应该是外来在沙溪定居的人。其实,如今的沙溪,有很多这样的人,很多经营者咖啡店,客栈的都是外地人,而且基本是一线二线城市的人,当我问道为何来这里定居时,一位咖啡店女主人回答:“天津有啥好哇,天天吸雾霾!这里多好,空气清新,环境又美,生活多舒服,也没那么多压力。”确实,一些人选择大城市,因为机会多,生活各种便利;而另一些却选择逃离这样的生活,不在乎赚多赚少,乐的个舒服自在,无论哪种都是对生活的一种态度,一个活法。

  顺着黑惠江畔的古道往古镇方向走,一面土墙做出的寨门赫然立在通往古镇的路上,这就是被村民称为“街子门”的东寨门,表示进了此门就是集市,据说寺登第一笔生意就是在巷道内成交的。寨门仅容两匹马同时通过。寺登古街共有三门—东寨门(通往大理地区)、南寨门(联结古镇南面与西面的滇西盐井)、北寨门(通往西藏地区)。以前,来自大理的马帮就是这样沿着古道走过玉津桥,进入东寨门,来到古镇。

  重新步入镇里,天色已经渐渐暗去,一盏盏红灯笼挂起,格外的寂静,沙溪的夜来了...

  早就听龙凤瑞英清真饭馆的老板娘说,玉津桥的日落和日出最美,那个时候,晚霞云彩都会倒映在水中,而水面会被太阳的余光照的一片金黄,只是听听脑补一下画面就觉得特别美。特意在玉津桥边等到落日,可不知怎的,脑海中的画面一直都没有出来,只得悻悻而归,倒是在网络上找着一张,聊表遗憾了。

  3月的沙溪,太阳起的特别晚,在沙溪,8点起床,冲到玉津桥还来得及看日出呢!沿着江边古道,已经站了不少起早追日的摄影师们,一个个长枪短炮的对着对面那座山,那个日头。此时的玉津桥边和昨天的景象已经大不相同。由于逆光的关系,所有的颜色全部变得黯淡无光,只是为了衬托这呼之欲出的太阳。七七八八拍了十多张,总感觉似乎还是差了这么点了,终于在一位阿伯帮助下,重新调整手机,拍出了最唯美的一张,完美的抓拍阳光洒在水面上,泛着点点金光的画面,而毫无颜色的树木此刻正斜斜地倒映在水面上,在水流的作用下,一轮一轮的荡涤着,我似乎已经领略到老板娘所说的那种景致了。

  玉津桥边已经聚了越来越多的人了,赶紧撤退,穿过寨门,走进巷道却又是另一片的天地。没什么人,安静的可以。几只小猫,一辆和古镇一样上了年纪的自行车,斑驳的墙体,腐旧的木门,泛白的门联,远处四方街古戏台的一角,我仔细端详起这个被我匆匆走过的巷道。昨天傍晚的红灯笼还未灭,虽然时间已近9点,但似乎这个镇子还在沉睡着。

  走出寺登街来到镇外又是另一片热闹的场景,街道两旁的小饭馆儿,正在置办新采来的新鲜蔬菜鱼肉,为新一天的营业做着准备工作。小吃店正摩拳擦掌招呼着客人进店吃饭,准备着的基本都是云南这儿常能看到的饵丝,米线。生意最好的要数两条街交叉的中心地带,流动早餐摊,新鲜的牛奶,稀豆粉,油条,包子,馄饨,面条...味道嘛,只能说是中规中矩。

  吃完早餐,信步走回旅舍,此时的太阳早就爬的老高,不似中午那般毒辣,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垂涎阿茂家的大院子已久,随手在前院儿拿本书,躺椅里一坐,那感觉只有两个字:舒坦。看着角落里那台天文望远镜还忍不住的嘴角上扬。早在订旅舍之前看着大家的评价就觉着阿茂这人挺邪乎的,上知天文下懂地理,诗词歌赋信手拈来,写的一手好字,这一见,果然非同凡响。沙溪远离城市,没有光线阻碍,尤其是夜深人静之时,往天上一看,保证让你的嘴都合不拢,要是放在夏夜的星空,那便是一条长长的银带盘亘夜空了。在这里,头一次拿天文望远镜追星,用星图(一个APP)辨识各种天体,第一次学着用三脚架拍星轨(尽管我不是好学生),第一次尝试定点拍摄剪辑有趣的视频,当然还有幸的被阿茂请了多次的上好普洱。

  旅舍的角落里并排停了好几辆山地车,挑选一辆作为战车,带上阿茂画的地图,开始了我沙溪周边白族村落的骑行。古镇外有好多的自然村落,过玉津桥再走3小时可以到华丛山,那里有两个彝族的自然村落。往西可到长乐村,走一个大环线,会经过大片的油菜花田和黑龙潭,往南走到白龙潭有8公里,沿路有很多白族自然村落,还有一座清代的石拱桥“石鳌桥”,是茶马古道进入沙溪的首座重要桥梁,而我选择的正是往南到白龙潭的一段。

  南行的路线很好走,出镇子左拐沿着X084一路向南,天气甚好,心情也是特别舒畅,自由驰骋于天地间,迎着风吹的感觉很美妙。天是我喜欢的蓝色,彼时也正是油菜花开的时节,一丛丛的油菜花夹杂在绿油油的稻田之中,甚是好看。景是无敌之美,只可惜了屁股,磕着贼疼。

  白族房屋很有特色,门楣上往往都有几幅水墨画及诗词,而大门则会贴一对门神和对联。

  骑入第一个村子,高高的台阁便是魁星阁,前文有说,白族有敬奉魁星的习俗,在各个白族的村落里往往都有一个魁星阁。

  骑行过溪南村,左侧公路下出现了一座古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石鳌桥了。石鳌桥,位于沙溪南端坝尾,江尾村南面龙骨山和蛇山之间的黑惠江上,距寺登街约 6000米。单拱半圆型,桥长266米,宽5.6米,建于民国初年,俗称“关风桥”,意在关住南来的风。它是旧时南下乔后盐井的必经之桥,因其处在古镇南来风头上,当地人一直把它称为“关风桥”,意为“关住风的桥”。现在石鳌桥约三十米处新建一座公路桥,石鳌桥也就退出古道路上桥梁的作用,只以风水桥的作用悄然屹立在黑惠江上。——(参考文献:《沙溪寺登街》)曾经,在这座桥上行走的是南来北往的商贾马帮,而今却已是荒草丛生,靠近地面的一侧,断裂的石块散落了一地,桥身下段已被烟熏得焦黑,残留的食物垃圾随意丢弃,俨然已成为而今孩童们嬉戏的乐园。走上桥面,只看见一丛丛的茅草从石头缝中长出,几乎已经覆盖了整座石桥。站在拱桥顶端向下望去,桥下的古路早已湮灭在田野之中,唯独听见的是呼呼的风声和沙沙的树丛茅草挥舞的声音。闭上眼睛,耳畔仿佛听到了百年前的马铃铛当当作响。

  骑过沙溪新桥,赫然出现一条极抖盘旋而上的山路,而这是通往白龙潭的必经之路,思索片刻,看了一眼颤抖的双腿和没有变速的山地车,最终还是决定放弃。回程的路上,似乎感觉骑得轻松了许多,也许是下坡比较多吧~现在也可以更好的端详起周边的景致了。

  一路从大理过来似乎就没见着几朵团状的云朵,在沙溪看到了。时不时的,几只雄鹰振翅而过。回到旅舍,小憩一下,无奈的发现自己没有涂防晒霜的手已然成了“无鸡爪”,云南的阳光实在太毒辣...

  普洱茶喝过三巡,依兰姐建议去古镇不远的油菜花田看看。还真是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大一大片油菜花海就在旁边,跟着我们屁颠屁颠跑去的还有旅舍隔壁邻居家的一条小狗,一边走一边还得时刻提防着热情的它搞个突袭(突然冲过来抱你的腿),不然裤子就白洗了...还未走近,已然沉醉,远远地就是这样的一幅画面:连绵的山脉,蓝天,白云,村庄以及大片的油菜花构成了一幅美妙的画卷。

  由于时间关系,我在沙溪仅仅只待了三天,时间赶得不巧,也没有赶上这里的周五集市,这里的民俗活动有很多,最盛大的要数农历二月初八的太子会(纪念释迦摩尼出家),整个活动为期半个月左右,尤其是二月初八那天最为热闹,那天,沙溪的群众会抬着太子塑像和释迦摩尼佛像,绕整个寺登街游行,而古戏台也会上演精彩大戏。尽管时间短暂,但我早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地方,那里的石桥流水田野村庄,甚至于那空气中飘来的牛粪味,客栈阿茂,那里的朋友们,还有那段没有骑完的路,我想我一定还会回来。古镇沙溪,有着它极其厚重的人文历史,它曾经发展,壮大,辉煌过,却也渐渐地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只有那些无声的古桥,古道,古木依旧诉说着它的过去。我只希望这个地方,永远的能够保留着它的本真,好好的留存下去。

  附交通景点攻略:交通:大理至沙溪:可以选择在下关客运北站乘坐下关至剑川的车(40元,3-3.5小时),或者大理古城东门(风花雪月大酒店那个门)对面的大丽公路上拦下关至剑川的车(其实就是从下关客运北站开出的)。再从剑川客运站乘坐到沙溪的下面的(7元,1小时)。丽江至沙溪:丽江客运站至剑川(25元,2小时),再从剑川客运站坐至沙溪的小面的(7元,1小时)。

  建议:如果刚好是游玩大理丽江一线的,可以先到大理再去沙溪最后丽江,不用走回头路。

  景点:沙溪古镇:其实古镇很小,一个小半天都可以逛完,主要要注意的景点是:四方街,兴教寺,古戏台(花20元就可以参观兴教寺及登上古戏台),欧阳大院(5元),玉津桥

  周边景点:石宝山:门票50元(丹霞地貌,以大理南诏国的石窟造像而得名)没有班车可以直达,可以坐沙溪至剑川的小面的在甸南和沙溪之间的石宝山路口下车,再徒步2公里到达景区大门,又或者骑车或包车,沙溪有很多客栈联系石宝山包车司机。(据去过的人说这里还是很不错的值得推荐,我因为个人原因没有去)骑行或者包车游石鳌桥-白龙潭线:从沙溪到石鳌桥大约6.5公里,再到白龙潭2公里。途径擎天宝塔和很多白族村落,如果有体力,非常建议骑行。如果住印迹沙溪阿茂家,山地车免费骑。另,古镇内多家客栈或者咖啡吧有租借山地车服务。其他徒步或者骑行线路:出古镇往西可去到长乐村,参观三教寺。探访古哨卡马坪关。过玉津桥,约3小时徒步可上华丛山,探访那里的两个彝族村落。

  民俗活动:太子会:农历二月初八,持续半个月左右石宝山歌会:农历七月二十七日至八月初一日本主会:白族独特的宗教信仰,每年的本主诞辰都要举行盛大的本主会,时间1至3天不等

  住宿:古镇外:沙溪印迹主题客栈 寺登街124号古镇内:马圈46青旅,YHA资质,位于古镇四方街上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www.diulang.net/d3818.html


TOP